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女婴被弃奇迹存活续:生父将赴南宁为手术签字

发布时间:2019-09-17 13:59:27

 >  女婴被弃奇迹存活续:生父将赴南宁为手术签字 2010-12-16 10:55:30  

【亲贝网 消息】南丹一个险遭活埋的初生女婴奇迹生还,八个月后再次面临厄运;生父留下两百元钱后就杳如黄鹤,养父母为救她不惜一切代价。这一故事见报后,很多好心人到医院看望女婴丹露,把捐款塞到养父母韦忠光夫妇手中。短短一天时间,韦忠光就收到爱心款近7万元,丹露得以住进了重症监护室。而丹露的生父莫某也被南丹的好心人找到,并说服他前往南宁为丹露的手术签字。

孩子的坚强令人动容

12月14日晚,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对韦忠光夫妇说,丹露的情况很危险,能不能熬过这个夜晚,要看她的造化了。韦忠光夫妇大惊,彻夜守在抢救室门外。每隔几分钟,他们就进抢救室里看看丹露,看看她还有没有气息。15日清晨,他们惊喜地发现,她还活着,甚至还愿意喝牛奶、喝白粥。

15日下午,护士们把丹露推出抢救室,送往儿科重症监护室。头颈部插着几根管子的丹露侧着脑袋,睁着眼睛,叼着一只奶瓶吸吮着。

很多好心人簇拥着丹露,一直把她送进儿科重症监护室,直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关上。

南宁市民郭先生对记者说,丹露被推出抢救室后,曾和他对视了一下,黑眸里流露出强烈的求生欲望,那一眼真是令人揪心。郭先生哽咽了,捂住脸--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掉泪了。

这些天来,韦忠光夫妇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谢谢 。 不用谢 ,记者说这句话时,不是客套,是真心话。因为,记者无论是到处打电话托关系为丹露联系医院,或是驾车将韦柳接回家,安排她洗热水澡及在客房休息,或是为她及丈夫炖鸡肉,还是送上御寒绒衣及棉被,记者和众人所有的奔忙,其实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丹露。奄奄一息的丹露大口吞咽白粥的情形,让记者觉得,无论为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病房里暖流涌动

本报有关丹露的报道出来后,牵住了众多好心人的心。

15日上午8时许,韦忠光就打来电话说,一位不肯透露姓名及联系方式的中年男子,带着早报找到急诊科抢救室,拿过住院通知书,交了5000元押金,为丹露办理了住院手续。接着,又一位不留名的中年男子来到,给了韦忠光夫妇1万元现金。

上午9时,南国早报热线电话被打爆,很多读者来电索要韦忠光的联系方式及银行账号,要给丹露汇款。

上午11时,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李铭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急诊科的医生刚才汇报,一拨又一拨好心人前来看望丹露,韦忠光夫妇都快应付不过来了。

下午1时许,记者赶到医院急诊科时,十几名爱心人士围着韦忠光夫妇,往他们手中塞钱。韦忠光夫妇没法登记,也来不及数。他们文化水平低,不善言语,只是含泪反复说 谢谢 。

李女士和好友佳佳结伴而来,分别塞给韦忠光1000元。她们告诉记者,她俩各自有一个跟丹露同年同月出生的儿子,所以,她们总觉得跟丹露有一种特别的缘分。

一位中年女士给韦忠光夫妇及丹露送来了冬衣,还递给他们一把钥匙: 我在津头市场旁有一间闲置的住房,步行十分钟就能到,这些天你们就住在那里吧。现在就坐我的车过去,把行李拿上。

下午5时,一位姓张的女士通过广西新闻网的熟人,打通记者的电话,索要了韦忠光的银行账号。片刻,她又打来电话说,她在外地出差,不能去看望丹露,刚才已往韦忠光的账号存入1000元。

当天下午5时,记者与韦忠光夫妇告别时,还有不少好心人来到儿科重症监护室门口问 谁是丹露的家属 。

爱心市民陈女士看到本报的报道后,很是感动,她和办公室的同事决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小丹露--她们掏出了身上的现金凑了2000元,连同一些小礼物,派人在下午下班前送到了本报编辑部,叮嘱本报记者为她们带去祝福。

晚9时,记者拨通韦忠光的手机,他说,他正在清点捐款的数目,数到2.7万元时,还差一小部分没数完,又来了几位好心人,给了3700元

广西日报传媒集团的一些工作人员也纷纷为小丹露献爱心。截至16日零时,韦忠光夫妇共收到爱心款近7万元。

 

医院紧急会诊小丹露

15日晚8时,记者拨通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务部部长唐卫中的手机。

唐卫中介绍说,15日下午4时半,医务部组织多专业的扩大会诊。专家们为丹露制定了下一步的治疗计划:丹露的右颈部肿物已经压迫气管,所以要进行气管插管。另外,她的肺部存在炎症,所以要在控制感染的前提下进行手术治疗。由于丹露年龄小,肿物大,麻醉及手术的风险很大。

当晚7时许,医院院长赵劲民从院外开会回来后,就马上询问丹露的病情及会诊情况,之后立即带领两位副院长以及医务部的负责人到病房看望了丹露,并详细了解她的最新情况。赵劲民还跟丹露的养父母解释了她的病情,并表示医院将近最大的努力去救治她。

好心人千方百计找到生父

就在丹露有望接受手术时,又一个棘手的问题摆在眼前--手术同意书需要监护人签字。丹露的生父母不知所踪;韦忠光夫妇收养丹露没有合法手续,不是她的法定监护人;如果想确认丹露弃婴的身份,得先由南丹县民政局刊登公告进行公示,60天内没有孩子的亲生父母和监护人来认领,民政局才能成为丹露的监护人。

15日中午,在南丹县组织部工作的陆先生得知此事后,与好心人莫丹妮女士一起,丢下工作,千方百计寻找丹露的生父莫某。当初雇请民工埋葬丹露的是一名老妇,韦忠光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可后来他拨打这个号码总是无人接听。陆先生和莫丹妮轮番拨打了二三十次,也是无人接听。

无奈,陆先生等人求助于南丹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副所长覃文东。覃文东用派出所座机拨打时,对方终于接听。她自称是莫某的房东。覃文东把丹露的近况告诉她,并再三强调,莫某只需签字,不需承担医疗费。好说歹说,老妇终于同意捎话给莫某。

下午4时许,莫某拨通了陆先生的手机。莫某说,他经济非常困难,所以很担心韦忠光以给丹露治病为由,向他索要钱财。陆先生苦口婆心打消了他的顾虑,并表示要为他承担往返路费,他终于同意16日启程,前往南宁。

丹露,我们大家为你祝福!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儿童干咳无痰吃什么药
小孩咳嗽不能吃什么
宝宝不爱吃饭
剖宫产术后便秘饮食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