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这道疤我留的是你这辈子的荣耀

发布时间:2019-08-16 15:24:18

这道疤我留的,是你这辈子的荣耀

徐皓峰的第三部电影《师父》上映了。

不出所料,这又是一部高口碑低票房的电影。虽然有了廖凡宋佳级别的卡司撑场,但上映4天票房数字预计为3000万元左右,最终票房预计为6000万,在贺岁档只能算陪跑角色。

导演徐皓峰调侃,以后可能考虑把《师父》拍成儿童片,因为感觉大家的关注点只在廖凡、宋佳、面包、螃蟹,那些武侠大义就留给大人欣赏。

关于徐皓峰是谁,戳“中国最懂武侠的导演,拍了一部不一样的武侠片”。

之前谈及《师父》创作初衷,徐皓峰说是要在大银幕上书写一个“不一样”的武林。他有心寻求武侠片的新路径,而不是迎合观众的感官刺激。

徐皓峰在《师父》里要说的,其实是这句以俯视之姿轻吐,而绝世惊人的台词:

“这道疤我留的,是你这辈子的荣耀。”

廖凡饰演的陈识如愿开了武馆,一众武行人关门看了一场电影:《火烧红莲寺》。

这是一段意味深长的桥段,一部意味深长的电影。

1922年,上海《红杂志》开始连载平江不肖生的传奇小说《江湖奇侠传》。1928年5月13日,由《江湖奇侠传》改编的电影《火烧红莲寺》在上海中央大戏院首映,万人空巷,火透大江南北。

中国电影的开拓者之一,中国第一代电影导演的中坚,一生导演150多部电影的张石川是该片的导演。

据说,有一次张石川坐在马桶上随手拿了一本《江湖奇侠传》解闷,灵机一动觉得拍个电影肯定叫座赚钱,于是赶紧拍摄。

三年里《火烧红莲寺》一拍就是18集,每集都是万人空巷。跟风恶俗很快接踵而来,各大电影公司陆续推出200多部武侠电影。从1928年到1931年,中国共上映了227部武侠神怪片。

中国电影史上第一次武侠神怪热出现了,武侠电影自此成为世界影坛上最具中国特色的电影片种。

《火烧红莲寺》的摄影师是董克毅,其被称为是“上世纪20年代的乔治·卢卡斯”。

董克毅是中国最早使用两次曝光、“接顶”拍摄法、特技镜头、测光表、镜头纱、渐变的柔和玻璃、偏光镜、可变速的摄影马达等先进摄影技术的摄影师。

他创造的吊钢丝成为中国武侠电影的传家之宝,侠客们在巨型电扇吹出的大风吹拂下,衣袂飘飘。

《火烧红莲寺》火大了,火成了民国影史上著名的禁片。蔡楚生为此痛心疾首,瞿秋白为此大声疾呼“济贫自有飞仙剑,尔且安心做奴才”。民国政府电影检查委员会干脆直接下令查禁《火烧红莲寺》,因为民众看了电影更相信“怪力乱神”存在了。

自此,荧幕上的侠客们开始剑光斗法、隐形遁迹、口吐飞剑、掌心发雷。“赛铁拐神杖宝贝,豪光万丈,金罗汉摇袖祭神鹰,瑞气千条,活僵尸毒害向药山,散发吐雾,飞道人不敌吕宣良,断头喷血。”

从张彻、胡金铨到袁和平、徐克、程小东,从独臂刀、侠女到卧虎藏龙、黄飞鸿、笑傲江湖,武侠越来越好看,武行越来越落寞。

也许观众愿意看浪漫写意刀光剑影的武打招式,但却并不相信真正的武术是这个样子,武行们更不会相信是这个样子。

武行真实的存在,靠得是一拳,一脚。

所以《师父》里的一众天津武行看了《火烧红莲寺》,先是好奇,再是戏谑,更是无奈。

所以徐皓峰在《师父》结尾高潮,让廖凡在长巷中单挑一众武林高手,致敬《死亡游戏》里的李小龙。几步遇一高手,遇上便开打,干脆利落手起刀落拳拳到肉胜负立判,没有威压没有特效没有慢镜头。

最后一个高手是手持战身刀的陈观泰。邵氏一代功夫明星陈观泰师从大圣劈挂门,被称为“拳王”,在邵氏经典《刺马》中,陈观泰也曾双手持八斩刀与人对决。

当徐皓峰去掉飞天遁地,去掉威亚特技,把武术家们还原成真正的武行,就成了师父。

师父可能是街头小贩,可能是推车脚夫,可能是街边卖茶汤的异族美女;师父也可能是看书闲汉手中的《蜀山剑侠传》,是银幕上以气御剑的《火烧红莲寺》。

徐皓峰的《师父》显然是后者。

徐皓峰“想打架了”,于是拍出《师父》,在武侠片里留下了一道疤。

去看吧,这是一道荣耀的疤。

自装20千瓦光伏板22万投入7年可回本
汽车市场带领板块估值回升优惠幅度有所下滑
日常消费品市场活跃高弹性公司仍是酿酒中的关注点
有色金属寻找基本金属筑底和新材料发展中的机会
谷歌模块化手机催生七大概念性传感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