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理发店蹊跷消失之谜

发布时间:2019-09-13 00:44:26

  核心提示:了解到,“理发店”与“庄浪县合作综合商店”原来是两个财产各自独立的经营实体,没有隶属关系,其民事主体地位是平等的。

  一家有着50多年历史的理发店,由于1999年一份 蹊跷 的交工协议,使其一夜之间荡然无存。如今,这家理发店原址上,取而代之的是三间铺面,这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

  两份质疑的协议

  成立于1956年,原位于甘肃省庄浪县中心街40号的 庄浪县合作综合商店理发店 (以下简称理发店),经历了合作、过渡、恢复等历史阶段后,1998年4月被一座高大的家属楼替代了,缘由是作为行政主管部门的原庄浪县商业局以签证单位的身份,主持将 理发店 和 庄浪县合作综合商店 两家的全部门店及院内的旧房屋与庄浪县法院签订了联建家属楼的协议,承诺一楼建成商铺后,兑现给 庄浪县综合商店 252㎡的面积。

  了解到, 理发店 与 庄浪县合作综合商店 原来是两个财产各自独立的经营实体,没有隶属关系,其民事主体地位是平等的。1987年,作为行政主管部门原庄浪县商业局对两单位实行捆绑管理。并为其冠上了未经登记注册的非法名称 庄浪县综合商店 。之后庄浪县商业局不论从人事管理上还是产权认定上总是对外以 庄浪县综合商店 的名义向相关部门出具各种证明。

  1999年10月 0日,一份《关于庄浪县人民法院与庄浪县商业局综合商店联建家属楼与门店的交工协议》出炉。协议中约定: 庄浪县人民法院与庄浪县综合商店于1998年4月1日签订的联建协议逐事项经双方多次切磋和努力现已顺利完成,为交工后明确双方权利义务,经再次磋商,达成以下一致意见:原协议第二条由于地形条件和乙方个别职工的纠缠以及外界各方面的条件影响,致使原设计变更,造价倍增,尽管如此,在双方的进一步磋商和艰苦努力下仍保证了原合同的履行。甲方(注:法院)如期交付乙方临正街店铺7间,各种费用 万元。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这份协议除了甲方庄浪县法院和代表以及乙方签证单位的盖章签字外,乙方和乙方代表签名和盖章处却是一片空白。

  对此,后来才调任庄浪县商务局的现任局长王海旺也感到奇怪,他曾经问过一直在该局工作的其他几位副局长,他们都说不太清楚。

  没有主体的诉讼

  从2002年开始,曾经拥有理发店的刘庄平开始了艰难诉讼,但在近10年的诉讼中,他却遭遇了一次次的败诉。面对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静宁县人民法院、崆峒区人民法院和华亭县人民法院多达12份的判决、裁定和裁决,刘庄平也弄不清楚这案子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最终,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份《驳回申诉通知书》显出冰山一角: 庄浪县商业局作出的庄商字(2002)05号《关于庄浪县综合商店产权问题的处理决定》已被平凉市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撤销,即商业局对综合商店的产权界定未发生行政效力 。

  至此,刘庄平才明白,他打了这么多年官司,原来围绕产权进行的所有诉讼, 庄浪县综合商店 是一个未经登记注册,没有营业执照,无法律效力的虚拟主体。而令他不解的是,诉讼机关在引发的一系列诉讼活动中是如何审查和把关的?

  谁是幕后推手

  不管庄浪县合作综合商店理发店属于何种性质,但它从庄浪县城突然失踪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据庄浪县商务局上一任局长马双奎介绍,当时与法院谈判修建家属楼时,自己参与了这项工作。法院将家属楼建成后给综合商店分了7间铺面,都让综合商店占去了。

  这交工的7间铺面中到底有没有理发店的份额?据合作综合商店的法人代表马德功讲,合作综合商店与理发店的财产是分开的,各自独立经营,法院交过来的7间铺面有理发店的份。

  既然如此,为何矛盾不止,官司不断?采访中发现,缘由是交工协议中的此7间铺面并非联建协议里约定的7间房子,因为这中间缩水,少了106.68平方米的面积。

  王海旺告诉,当初商务局给县国土资源局出具便函办理土地使用证时,尽管名称写了一个综合商店,将合作综合商店与理发店的土地使用面积写在了一起,办了一本土地使用证,但他们两家的面积总数是确定不变的,对于这一点无可厚非。

  当谈及目前如何解决合作综合商店理发店的问题时,王海旺局长说,县商务局将提出企业改制方案,上报县政府审批后对合作综合商店与理发店进行改制。

  然而刘庄平认为,不论怎么说,主管部门庄浪县商业局有义务举证,是庄浪县商业局的非法冠名,才导致了这一系列错误的发生。按照合伙企业 谁投资归谁所有,谁投资谁受益 的原则,县商务局提出改制个人合伙投资的理发店是没有任何道理和根据的。

两性养生
宠界新闻
两性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