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济南13岁少年成长记9岁独自背包去汶川

发布时间:2019-08-14 18:41:50

2017年的里第一个小目标,13岁济南少年杨仲仪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寒假中,组建一支自己的少年乐队。从两岁开始就跟着爸爸自驾游,到九岁半独自背包去了汶川,在同龄人中,杨仲仪的经历十分丰富。

组建乐队是小学时就有的梦想

1月11日是杨仲仪所在的山东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发成绩的日子。傍晚回到家,他是这样跟父母谈成绩:“比上次考试略有提高。”

对于爸爸杨树来说,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说明孩子努力了,如果他不主动说分数,我就不问。”杨树笑着说,目光狡黠地盯着儿子,像许多家长一样,他对儿子心里所想了如指掌,如果考得很好,孩子会表现得兴高采烈,连叫爸妈的嗓门也格外高。

期末考试一过,杨仲仪就筹划组建乐队。他会弹吉他,现在还需要一位钢琴手、一位贝斯手、一位主唱和一位架子鼓手。他向几位各有特长的同学发出了邀请函,得到了积极的回应。

杨仲仪说,这是他从小学六年级就有的梦想,他和爸爸商量初步把乐队命名为“紫檀”。“紫檀木密度大、名贵、厚重,我希望我们的乐队有凝聚力、稳重,能长久。”杨仲仪说。“对,要玩就玩高大上的,不玩临时的。”杨树附和着儿子。作为画家和家庭教育专家的杨树更看重儿子学习之外的发展,比如对生活的感知力,比如人际交往能力。

9岁半独自背包去汶川

杨仲仪的假期总是安排得满满当当,外出游学是他的保留活动。

九岁半时,杨仲仪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目的地汶川,代替作为画家的爸爸参加当地一个支教活动。没想到,路途遥远不是最大的困难,人际交往却成为最大的挫折。团队中有不少来自南方省份的少年,杨仲仪热情地把零食分给大家吃,期待获得真正的友谊,谁知手机没电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肯把手机借给他。

这大概是这位少年第一次品尝孤单、被拒绝的滋味,他当时给爸爸打电话说:“我不想活了!”把爸爸杨树吓坏了。幸亏团队里的一个心理老师及时帮助,杨仲仪渐渐地阳光起来。

“从汶川回来,孩子就‘疯’了。”杨树说,后来,杨仲仪与同学结伴去过英国、俄罗斯、澳洲等,每次几乎都担当小领队的角色。在英国遇到队友突发水痘无法通关,他与英国海关交涉,化解了危机,“从那之后,他几乎每次出去都是‘精神领袖’。”杨树说。

对杨仲仪来说,未知的人、未知的风景和挫折,或许就是旅行的意义。

回想起汶川的磨练,如今已13岁的杨仲仪说:“那件事对我是一个意识的转变,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是说别人不好,而是我们站在了自己的角度看别人。其实,别人也没有刻意地孤立我,只是我没有把别人内心读懂,认为自己被排斥,自己的心正了,再加上一点点胆量,换位思考,矛盾就化解了。”

“一次次旅行中开阔眼界”

杨树从不吝啬给予孩子欣赏、赞美,并认为儿子的周到、成熟远胜于自己,在儿子面前,他已经“退化”了。“现在,一进机场,我就坐进等候区,他替我办理一切登机、托运手续。”杨树说。

不过,看似“无为”的教育,实际上背后付出更多。

杨仲仪不到三岁的时候,杨树全国各地参加活动就带着儿子,“当时唯一的目的是,我要与儿子在一起。”杨树说。杨仲仪渐渐长大,逐渐学会了帮爸爸打理事情。有一次,杨仲仪替爸爸“挡酒”说:“我爸爸明天还要工作,还要承担更多的责任。”看着儿子一板一眼的样子,杨树喜极而泣。

今年寒假,杨仲仪还有一个远行计划。他要和老师带济南一所小学的合唱团到澳洲表演。杨仲仪说,一次次的旅行就是开阔了眼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见的人多了,自然就能在社会上生存下去,也实现了对自己的磨砺。

白癜风怎么治疗
不孕不育的病因
白癜风发病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