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我国无偿献血主力系大学生和进城务工人员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4:09

  我国无偿献血主力系大学生和进城务工人员

  新华合肥5月9日电(鲍晓菁、刘美子) “五四”期间,全国各地不少青年纷纷走上街头参与义务献血,用实际行动践行爱心公益和社会。而就在奉献爱心的集结号一次又一次吹响时,无偿献血也面对公众质疑。近几年,全国多地“血荒”事件频发,对无偿献血产生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

  有关专家指出,此类事件背后,折射出倡导无偿献血仍然任重道远,只有采血机构更加透明地运营,主管部门建立更为完善的用血机制,才能赢得更多人的信任和支持。

  青年志愿者成为献血“主力军”

  24岁的淮北姑娘周陈晨是众多积极参与义务献血的年轻人中的一个。4月5日上午,正在马路上执勤的淮北市交警二大队女交通协管员周陈晨被紧急叫往淮北市中心血站献血400CC,救助一位左下肺部手术的危重患者。

  18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检验出罕见的RH阴性血,以后的六年间,周陈晨献出了3200CC的鲜血和一次血小板。她笑称,献血就是自己的“兼职”。

  “因为是稀有血型,我对献血的认识可能比其他人更加深刻一些。”周陈晨说:“我每一次献血都是为了抢救危重病人。他们跟我一样都是稀有的‘熊猫血’,如果我不去,他们很可能失去生命。”

  马鞍山市供电公司“80后”职工何兵今年刚参加工作,也是第一次参与单位组织的“五四”青年节献血活动。他说:“用我献的血挽救一些人的生命,这是我献血的初衷。至于自己以后用血或亲属用血能不能优先,我没有想那么远。我认为这是奉献,不是交换。毕竟血液可以再生,生命不能重来。”

  “除了在身体上他们更适合捐献外,年轻人对于义务献血的接受程度相对比较高。”安徽省省立医院输血科主任潘健说,年轻人现在已成为义务献血的“绝对主力”。

  为何公众对献血有疑虑

  数据显示,仅“十一五”期间,我国自愿献血人口由675万增加到1180万,年采血量由2295吨上升到3938吨。成绩虽然喜人,但现实仍不容乐观。

  “按现有医疗服务量的增速计算,到2015年,我国献血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至少要达到20‰以上,才不会发生血荒。从目前看,还有不小的差距。”潘建说。

  目前义务献血依然没有形成全社会共识,许多人对此心存疑虑。前几日浙江一名无偿献血1600毫升的志愿者在丈夫急需用血时,却被告知“要用血先献血”的事件更是让不少人寒了心。

  共青团安徽省委工作人员金菁介绍,安徽省各级团组织近年来多次组织青年献血活动,很多志愿者都表示有过各种各样的阻力。“虽然目前不少省份都规定献血志愿者在自己用血和亲属用血上享有优惠政策,但现实中这些政策往往没能得到贯彻,这让许多年轻人增加了疑虑。”金菁说。

  安徽“A型血互助团”成员“老毕”认为,赢得公众信任是采血机构营造义务献血良好氛围的基础。要想让大家都加入到义务献血的队伍中去,必须把用血的成本公开化透明化,才能取信于公众。

  专家呼吁建立完善采用血机制

  据了解,目前我国人口献血率只有8.7‰,远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的45.4‰,是全球最低的30个国家和地区之一。此外,人群结构不合理也是我国无偿献血呈现特点之一,当前我国无偿献血的主力军由在校大学生和进城务工人员组成。

  “公众并不缺乏爱心,需要我们营造更好的氛围。”潘健说,首先,严格执行献血法,在血源不足的情况下,除了抢救用血外,应该首先保证献血者及其亲属的需求,这样才能调动无偿献血者的积极性。其次,简化献血者及其直系亲属的用血报销手续。献血者其本人或亲属要在外地用血,报销手续非常繁琐。如果能够将全国信息联,就能简化报销手续,鼓励更多的人献血。

  安徽省血液中心宣传科科长王仕刚认为,血站对于医院用血只有建议权,没有支配权。血站、医院、卫生行政部门就像是孤立的点,缺乏统一的管理,如果沟通不畅,就会导致社会公众对于整个医疗体系的不满,对无偿献血有抵触,出现恶性循环。要确保我国无偿献血工作的透明度,就要做到及时将献血数据、血源流向、用血收费标准明细等向公众公布。

  “国家对于宣传招募动员的政策目前还停留在说得多做得少的阶段。根据献血法规定,政府有对无偿献血进行宣传,光靠血站去进行宣传动员,力量还是太单薄,毕竟老百姓更信任政府。”王仕刚说。

西甲
看房选房
野史秘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