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行家姬十三在行是一所虚拟的社会大学7z

发布时间:2019-07-08 20:02:00

端午节前, 在行与MOOC学院团队一起组成的果壳教育,搬进了新的办公室。洗手间里还是毛墙毛地,出口的玻璃门上贴着蝴蝶型的复古世界地图,小蛋空气净化器在安静运行。

一切都是全新的。

虽然同属果壳教育,但新鲜出炉的在行显然带有更多跨领域的先锋标签,比如O2O,比如共享经济,比如个性化。姬十三还专为在行项目撰写了一篇名为《在行是什么?用共享经济,造一所社会大学》的文章(后来发表于果壳站内一地果壳小组),这篇有着产品经理范儿的文章,简要谈及了在行的产品缘起、测试/改进历程和未来愿景。6月23日,姬十三与虎嗅君详聊了在行的破壳之旅果壳做在行的初衷是什么?三个月内经历了那些优化?未来会怎样?

一、现在,你可以与业内行家来场深度谈话

在果壳,初生项目会在实验室接受观察,如果项目表现出很好的潜力,即被放出来单独发展。其中最成功的就是MOOC学院项目,它令果壳拿到了好未来战略投资。

在行则是另一个破壳而出的项目,目的是为了解决现有搜索、社区等络渠道无法满足个性知识需求的悖论。与MOOC 一对多的模式不同,在行项目是做个性化的经验分享,主打一对一、面对面的交流模式,其特征就是短时间内进行快速大量的信息交流。

在这里,姬十三聊了有关在行的模式、运营等问题。

为说服同事做在行,姬十三COS了一次科技

2014年9月,姬十三提出做在行时,并未说服同事们,于是他模仿科技的口吻写一篇虚拟报道给大家找感觉。而事实证明行之有效:从当年月为期一个月的内测中,产生了50单真实交易。

在行于2015年3月正式上线,目前服务范围仅限北上广深杭五城,明年有望拓展到三四线城市。姬十三称,他们下一个试点城市可能是广西南宁,行家与学员是否成比例,付费需求是否强烈,都将在这里得到答案。

行家与学员:从那里来,到那里去?

是否会有行家有意参与?这是在行团队在上线前最担心的问题。但实际情况要好得多,第一版上线就有很多人来申请,刚开始是靠团队的人脉关系,之后开始慢慢 扩展。甚至大家坐一桌吃饭谈起在行,三分之二会表示要申请做行家。他说,后台申请的人无数,因为模式好玩,新颖。

起初,在行将目标用户定位为学生,但内测过程中发现并非如此。姬十三告诉虎嗅:我们3月份上线锁定互联人群,现在大的方向是互联职业的交流,互联职业技能的彼此学习,这个占了目前二分之一的份量。事实上,在行也有不少投资人士进驻。

在行也是一个重运营的产品,目前他们为每位行家都配备了顾问,而面对虎嗅君1000位行家是否配备1000个顾问的疑问,姬十三解释说,未来顾问将会 分层,但分层也是个技术活。如何用少量的顾问服务有限的行家,如何让用户约到满意的见面这令后台建设显得更重要。

学员怎么玩:大多数行家都被同一人翻过牌子

猪八戒集中于线上,而与巴菲特共进晚餐主打名人牌,在行则与二者完全不同,它则围绕精准话题,以非名人形式做O2O和C2C。一个创业者用红米装在行的第一版app,每天崩溃一次,崩溃完重装。好多学员从外地专程来京,有一个学员甚至从呼和浩特来的,见一面之后再回去。学员的热情程度令姬十三大感惊讶。

在行官简要列出了交谈的几个步骤:选择行家行家确认后支付学费一对一面谈点评。

整个过程由学员通过支付宝等支付工具付费,并在在行平台作出点评。行家们也自发成立了一些相关主题的群,而他们在交流中则不无惊讶地发现,群里可能有三分之二的行家都被某一两个人约谈过。于是兴致大发的行家们也都在群内分享自己的解决方案,甚至进行PK。

在行的行家们下交流

典型的交谈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为一名行家,姬十三简述了他接单的典型流程:

对方约我的时候,他就会在后台给我写他要有什么样的(需求),他是什么背景,他想跟我求助什么样的话题。我还稍微复杂一点,要求对方在见面之前给我一个更长的介绍,见面之前我会把介绍,他的问题给打印出。

一落座我就开始说:这是你要解决的问题,你还有补充吗?你再描述一遍?他10分钟描述完,我说我今天想帮你解决三个问题,一二三就可以聊了聊完就可以了。

最后花10分钟说今天问题是否都解决,我来帮你总结一下,你看我讲的对不对,如果他觉得有疑惑再补充一下。非常高效。

但姬十三承认自己还没有做到最极致,有相当一部分行家甚至准备了PPT和思维导图等更加专业和个性化的解决方案。

怎么定出台费?

目前,在行平台每天成交量为100单左右,平均客单价为350元。行家们收费价格不等,姬十三自己也出台,他的首单是与一名公益机构负责人的超时谈话,并收到200元,如今他每单收取元,这个价格仍属中游水平,更高的如徐志斌(虎嗅注:徐志斌为《社交红利》作者),达到每次谈话单价为3000元。

一开始,这些出台价均为按时收费,但一周之后就改为按次收费。在行的逻辑是,如果按小时收费,一般人都会计算一下时间是多少,这样定价就会非常贵。姬十三反对用咨询冲淡在行的知识谈话氛围,而按次定价能淡化交易感,增强社交感,让用户认真对待会面。

二、虚拟的社会化大学:边界在那里?

以教育为出发点的在行混杂了知识服务、共享经济与O2O元素,姬十三将这款基于知识的自由交易的产品喻为一所虚拟大学 。这些交易最刺激的环节在那?这所大学又将如何拓展边界?

1. 基于善意的自由知识交易

反馈机制是O2O共享经济价值链的最后的关键一环,在用户急速扩张到一定阶段,专业差评导致的生态恶化和恶意刷单吹起的虚假繁荣泡沫,是O2O产品亟需防范的问题。具体到在行,若学员对与行家的会面有所不满,则在行平台会对学员进行补偿,但行家还是能拿到学费。姬十三对用户素质和整体环境表示乐观,他表示,这种情况很少,一切基于善意。在行平台敢于对品质做出承诺,因此目前不会考虑这些细枝末节。

然而随着用户增加,如果有学员收获甚丰但仍习惯性差评以套取补贴的话,难免污染社区生态。因而在反馈环节,在行的防范机制势在必行。

据虎嗅了解到,有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家即表示他们不想继续参与,理由是对自己在平台上只能标出500元的定价过低而不爽。这恐怕是必然现象在行试图让用户们集中于话题谈论与知识分享,在这款产品的逻辑中,知识的交易与金钱保持了一定距离。学费只是增强仪式感的重要手段,他们试图淡化交易感以降低收费并扩大用户群,但此举将使那些一开始就想开高价、以赚钱为目的的行家们浅尝辄止。

交易可能不止于知识。一对一谈话服务的在行,会不会出现当年豆瓣流行的豆邮(1)或Uber式的约炮现象?姬十三明确拒绝这类行为,他举例说,Airbnb的条件可能更适合约炮,但事实上它并未被人挂上约炮的标签,这和产品调性有关。对于在行来说,避免恶名的最好办法是努力营造产品的格调,引导整个社区形成规范化礼仪。

2. 像Uber一样占领市场,像Uber X一样赚钱

补贴几乎成为O2O模式在市场前期激发用户活跃度的最直接最赤裸的手段。在行不像滴滴Uber或上门服务O2O那样对用户或商户发放天量优惠券,它采取了折中办法:一方面它并不收取提成,另一方面它也不做高成本的补贴,以此谨慎避开烧钱陷阱。

尽管如此,平台目前也未从交易中获益,反而要为运营投入金钱。这个已经被证明成立的商业模型如何变现?目前已经有一些汽车品牌试图跟在行合作,姬十三做了个比喻:现在你可以当它就是人民优步,我们将来一定会像Uber X一样赚钱。但Uber X式的在行到底是什么模样,他没有透露更多。

3. 规模与服务:鱼与熊掌?

与打车、上门服务相比,兼职做行家的行业人士与学员的会面频次都不会太高,在奉行高频打低频的O2O领域,在行绝对算是的异类。以此逻辑推演,若要提高交易频次和交易量,势必要扩大用户规模。而共享经济平台的通病是,一旦走上快速发展之路,规模和服务就往往难以兼顾。规模化扩张后,在行现有模式能否依然成立,服务能否依然能跟得上,会不会成为鱼与熊掌的悖论,是目前最大的挑战。

但在行在一线城市的发展令姬十三满意,他认为,亟需验证的是知识共享模式在三线城市的可行性:三线城市的行家会过剩还是供不应求?学员付费意愿如何?他为这些问题提出的验证期限是:三个月。

4. 如果知乎也做类似的事情会怎样?

虽然信心满满的姬十三甚至已不用操心在行的融资事宜,但人们总不免要把同为知识性社区的知乎与果壳做对比设问:假如知乎做类似的产品,果壳会警惕吗?他对此很乐观:果壳领先9个月,已经是很大优势了。 做服务业的先发优势非常明显。我不害怕,现在愿意对媒体讲。我希望有很多人来抄,把赛道铺起来。

知乎或者任何一个平台,要不要来抄一个?

总的来看,带着共享经济与O2O标签的在行从三个维度为自己规定了存在的意义:既要消除交易感,又要行家存在感爆棚,学员也要满载而归,这确乎不易,毕竟在这个恶意满满的世界里,在行制定运营规则的全部前提竟然是善。有趣的是,时隔三个月,在知乎那条如何看待果壳的新项目「在行」的答案中,姬十三再次补充了一些思考,末了他意味深长地写道:

没有什么规则是完美的。就像在这个问题下面,最容易排在第一的,是写的最长还带图的(谁能告诉我,我200多点赞只能排这么后面?)

在行也应在一个更完美的规则世界中运行。

本文图片由果壳在行项目提供。

微信小程序怎么推广
网站建设的类型有哪些,看看你适合那种吧
怎样开发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