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当前民族博物馆发展的难题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5:37

当前民族博物馆发展的难题是什么?

民族文化宫外景

广西民族博物馆展室

关于民族博物馆的发展思路和方向,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很不明确,而当前尤甚。很长一段时期内,在国家关于博物馆的整体发展规划中,民族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一直处于“缺席”的位置。审视民族博物馆自身的发展动力、目标和机制,发现问题多多,“内功”和“外功”似乎都很不够,造成民族博物馆当前的发展困境。

民族博物馆为什么影响力不大?

英国着名的博物馆学家肯尼斯·赫德森致力于研究全球博物馆的整体态势和未来方向,曾因出版《八十年代的博物馆》而蜚声业界。1987年出版的《有影响的博物馆》一书,更是独辟蹊径。他发现,在200多年历史中,世界制造了4万多个博物馆,但只有37家博物馆曾经作为真正的先驱,改变了博物馆发展的方向。

如何建设有影响力的中国博物馆?国家文物局经过深入调研,于今年年初推出了一个旨在建设“世界一流博物馆”的计划。在这份由国家财政部、国家文物局联合制订的中央与地方共建计划中,11家博物馆榜上有名,它们是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以及中国三峡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和山西博物院。这个名单中,没有一家民族类的博物馆。

仔细研究相关的文件通知以及说明,我们知道这份规划经过了严格的“打分”评选程序,分值权重中“基本条件”和“能力、影响”超过70%以上。也就是说,民族博物馆不仅“基本条件”不行,而且“社会影响力”也不够。这个“结果”与博物馆业内对于民族博物馆的评价和普通大众的一般判断基本一致。

民族博物馆巅峰不再?

民族类博物馆没有进入国家“建设世界水平的博物馆”之列,全然在意料之中。但是,当笔者询及多位民族博物馆管理高层“对此有何感受和打算”时,他们的一致回答是“完全不知道国家有这个东西出来”,的确是笔者的意料之外!

就决策者方面而言,民族博物馆或许已经处于“照顾对象”之列了,而建设一流博物馆属于“急先锋”、“领头部队”。但从民族博物馆自身的角度看,这至少是一个警钟。

回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国力甚弱的时刻,具有民族博物馆典范意义的民族文化宫,是“首都十大建筑”之一,其社会地位、影响与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全国农业展览馆齐名。在“文革”前的首都名胜介绍中,民族文化宫有非常显赫的名声,在博物馆界,它显然属于具有中国符号意义和价值的“五大博物馆”之一。

民族文化宫能够跻身中国博物馆的“名门”,完全不是某种偶然因素。

为什么“三馆合一”的民族宫模式没有能够在全国发展、推广,原因复杂,但绝非灵光乍现的“巅峰”。它的建成是我国民族平等、团结、进步、繁荣的象征。1959年10月1日举办的《十年来民族工作展览》,经由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自审定,而出席开幕式的国家领导有刘少奇、周恩来、陈毅、李富春、彭真、李先念以及西哈努克亲王、墨西哥总统等国际友人,一直被看做中国博物馆界的最高荣耀,其隆重与盛况在世界博物馆中“尚无出其右者”。

难题在那里?

对比,国家“一流博物馆计划”中民族博物馆的整体缺席,我们不仅感到了“风光不再”,更看到了现实的发展困境。

其实,民族类博物馆的失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出现了。当时,许多边疆和少数民族比较集中的省份开始计划建设民族博物馆,但所采用的博物馆定位、形态并没有清楚的思路,目标也是一变再变,摇摆不定。

在建馆模式上,黑龙江省民族博物馆、云南民族博物馆以及后来的海南民族博物馆、广西民族博物馆均没有采取民族文化宫的“博物馆模式”。一些州、自治县的民族博物馆也大抵如是。大多数博物馆是从原来的省博物馆分离出来的,其主体是地志博物馆的“少数民族部分”。这种“剥离式”的民族博物馆建设有一定优势,其先天不足也是明显的。省级民族博物馆“群体转型”,并没有带来民族博物馆的新思路,当然也谈不上“新辉煌”。贵州省民族博物馆沿用了民族文化宫的形态和模式,由于建设过程过于漫长和其间的种种问题,屡遭“诟病”。

更糟糕的是,县级民族博物馆则主要是直接在原“县博物馆”或文管所的牌子旁再挂个“某民族博物馆”的牌子。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有机会建设新的博物馆。这些名字已经存在多年的博物馆,对于“家”的渴望远远大于对于“家的建筑”的要求,所以“交钥匙工程”成为常态。

生态博物馆的出现,似乎给民族类博物馆带来某种新的生机和活力,但由于这类博物馆规模过小且坐落在偏远的乡村,对于民族博物馆获得社会影响和地位,难以产生关键性作用。加之,业内对于生态博物馆的看法也很不一致,社会的负面评价总是不绝于耳,现有的几家生态博物馆似乎都遇到生存的困境,所以这类博物馆虽然理想远大、目标崇高,但在现实的困境之下,它们也难有根本性的突破。

如何建设有影响力的民族博物馆?似乎并非当前民族博物馆界的核心议题,建设合格的博物馆才是首要的任务。那么如何才是合格的“民族博物馆”?这个议题在我国没有被真正讨论过。如果按照国家博物馆评级办法,仅就藏品量一项来衡量,将所有的民族博物馆藏品加在一起,大概能“合成”为一个比较合格的一级博物馆。

回到文章的开头,如何让民族博物馆成为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博物馆?不管以任何定义或者标准来看都是一个杰出而非常成功的民族博物馆,应该是怎样的?我们期待更多有识之士的关注与思考。

微店卖家版
怎么开发小程序
微店推广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